女人

母親

​說故事的人

存在就是一種韻律  呼應它流動的節奏
沒有預設的結果  沒有對錯
在每一個擦身的定點上  探索無限的  可能性